新万博地址 设为首页|添加收藏|联系我们
  • 寻访攀枝花学院校友——他们的爱情,在戈壁荒滩间绽放

新万博地址

世界屋脊帕米尔高原下,阿克陶县的崇山峻岭间,零星散落着喀热开其热乡、皮拉勒乡、阿克陶镇等一个个柯尔克孜族、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乡镇。

路途遥远、基础设施落后、贫困人口多是这些边远乡镇共同的特点。干旱少雨、冬季严寒、山路艰险……严酷的自然条件让很多人望而却步。而攀枝花学院毕业的学生们,却纷纷来到这里,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,让这个中国最西部的小城越变越好。

201904163028.jpg

赵显勇:我想让边疆的老百姓过上和内地居民一样的好日子 

从阿克陶县城驱车出发,一路荒草与黄土,在车上颠簸两个小时,才到喀热开其热乡。赵显勇就是在这个乡工作。27岁的他,已经是乡党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。

赵显勇毕业于攀枝花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,在校期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是该学院团委书记、学生会主席。为响应国家号召,来新疆做一番事业,2015年7月,经过层层选拔,赵显勇作为内招干部千里赴新疆。第一次来新疆时,从攀枝花出发,坐了3天3夜的火车才到。火车逐渐驶入南疆,车窗外的景色越来越荒凉,人烟越来越稀少,赵显勇还沉浸在对戈壁风景的稀奇中。真正当赵显勇来到他工作的喀热开其热乡时,只见乡政府一条黄土路,两排土房子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当时心都凉了”。但是,开工没有回头箭,“自己选的路,自己一定要走完”, 赵显勇咬咬牙,坚持了下来。

初来时,乡政府食堂只有羊肉拉面可以吃。当地的羊肉讲究原汁原味,膻味较重,赵显勇吃不惯这种口味,一口都吃不下去。但是,“要想在这里扎下根,首先要适应不同的生活习惯”,抱着这样的信念,他捏着鼻子,不怎么咀嚼,强迫自己去咽下整块羊肉。半年后,他终于适应了吃当地拉面,也对乡里的情况更熟悉了。

喀热开其热乡全乡近6000人口,其中3000多贫困人口,乡里只能种植洋葱、辣椒、白菜、土豆等蔬菜,一周才赶一次集。为了村里脱贫攻坚工作,赵显勇常年奔波在各个村老百姓家里,“5+2”“白加黑”的加班状态是常态。采访他时,他总是揉眼睛,眼睛被弄得又红又肿,原来前两天晚上几乎没睡觉。2017年,在做扶贫数据重新比对工作时,赵显勇有两个月没有休息过一天,甚至没睡过一个囫囵觉。实在困得睁不开眼了,就在办公室里趴一会,睡一两个小时。一天凌晨四点,从县城送完材料的他,舍不得在县城开酒店睡觉,于是又开车赶回乡上。半路上,由于实在太疲惫,他开着车竟然睡着了,幸亏坑洼的路面把他震醒了,睁眼一看,车前轮离水沟只有一尺的距离,差点翻车进沟里,吓得他一身冷汗都出来了。

艰苦的自然环境、艰巨的工作压力,都没让赵显勇畏缩。因为他心中有信念——他想让边疆的老百姓过上和内地居民一样的日子。喀热开其热的冬天,温度在零下一二十度,当地贫困百姓家四五岁的小孩子,却光着脚走在雪地里,破裤子在风中飘荡,小脚丫冻得通红……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,赵显勇眼圈红了。后来虽然经常看到,但他仍心疼不已。“我也是农村长大的,小时候家里也穷。但是,总能吃饱穿暖。这边的孩子也许他们自己都习惯这样的生活了,但是我看了心里很难受,我想尽自己的力量做些什么,让老乡们的生活能好一点,能过上和内地老百姓一样的日子。”赵显勇说。于是,他每次去“亲戚”(结对帮扶对象)家,都会自己掏钱买上米、面,兜里的钱都会掏出来留给孩子们。

真心的付出换来真情回报。当地的维吾尔族“亲戚”也特别心疼这个小伙子,家里包了苜蓿饺子、做了烤包子,都会赶三四公里路过来,送到乡上,只为了让赵显勇吃上一口。“亲戚”家的小“巴郎”(维吾尔语指男孩),每次见了赵显勇,都会高兴地叫他“爸爸”。而老百姓的日子在逐渐变好、乡里的条件也在逐步改善,这是让赵显勇最欣慰的地方。

如今,赵显勇在喀热开其热乡扎下根来。妻子是同在乡政府工作的攀枝花学院师妹傅小娟。虽然都在一栋楼工作,但忙起来时,两人一天都打不了一个照面。傅小娟在生活和工作上给赵显勇100%的支持。2017年,她怀孕时,孕期全是自己照顾自己,没有一点怨言。傅小娟说:“两个相爱的人只要能在一起,就是幸福。” 

蒲春林:我有一个新疆梦 

蒲春林是攀枝花学院电气工程与自动化专业2015年的毕业生。爱看知青题材影视剧的他,内心特别钦佩那些为了祖国建设上山下乡的知青们。于是,在得知有来新疆的机会后,他义无反顾地报名了,渴望去新疆建功立业,为新疆发展做出个人的贡献。

从2015年来到新疆工作,现在,他已经成了阿克陶镇党委委员、副镇长。四年来,他在党建、组织等多个岗位工作过,被当地群众们笑称为“年轻的老干部”。

2016年,蒲春林说服自己的女朋友、同是攀枝花学院的代来来新疆工作。当时,代来在厦门做白领工作,月薪近万元,发展前途很好。起初,代来不愿意来新疆,甚至以分手相逼,让蒲春林同意放弃新疆的工作跟随自己去厦门。但是,在之后的通话中,代来感受到蒲春林情绪低落、精神不振,虽然蒲春林什么都没说,但她明白了:蒲春林确实想留在新疆,新疆有他未完成的梦想。于是,这个有主意的内江姑娘毅然辞去了厦门的工作,赶赴新疆,因为:“他在哪,我就在哪!”

代来还记得,自己第一次来新疆时,因为已有将近一年没见到蒲春林,她特意盛装打扮,化了精致的妆,穿了粉色长裙和白色小外套。当她走下飞机时,看到3月的阿克陶到处在“下土”,一片黄扑扑的,风沙漫天,看到机场还不如一个发达地区的火车站大,当时她转身就想回去,觉得自己绝对不可能在这个落后闭塞的地方生活下来。可当她看到前来迎接自己的蒲春林时,心一下子就软了,一秒钟就决定要留下来:原本在校时时尚精致的男孩现在风尘仆仆,面容憔悴消瘦,仿佛变了一个人。“他以前那么时尚潮流的一个人,现在成了这个样子,但还是那么执着、坚定,我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。我留下来,帮不到他什么,但至少能陪着他,让他心里不再牵挂我,能专心工作。”代来说。

原本觉得绝对不可能接受的生活,真正过下来,却让代来爱上了这里。很少有像样的衣服店、化妆品店、娱乐场所,那就不去好了。原本特别小资、爱臭美的代来,也不再爱逛街,而是把心思放在了工作和家庭上。“新疆最美的地方,就是老百姓淳朴的心灵,这是我在其他地方没感受这么真切。虽然物质生活匮乏,但我觉得这里的精神生活特别有意义,能一样让我很有获得感。”代来说。

2017年5月,蒲春林、代来和其他八对内招大学生一起,在新疆举办了一场集体婚礼。婚礼上,当穿上“艾德莱丝”(维吾尔族传统服饰)的那一刻,代来激动地流下了眼泪。这是她给自己的一个仪式:她不仅嫁给了蒲春林,更是把自己的青春,嫁给了新疆这块热土,她要在这里扎根。 

如今,小两口已经晋级为爸爸妈妈,去年生了可爱的宝宝,代来更是把父母接到新疆来,帮助自己带孩子,也顺便做点生意,在新疆长留下来,“我希望自己爱的人都在身边。”代来说。蒲春林一如既往地忙,承担的工作非常重,一个月甚至只能在家睡两三晚,其他时间不是下乡调研、看“亲戚”(结对帮扶对象),就是在办公室里加班写材料,晚上就在宿舍睡。“我都希望自己是他的‘亲戚’,这样他还能经常来‘我家’看我,陪我拉家常,还能住在‘我家’。”代来“嫉妒”地说。

有了代来及岳父母的全力支持,蒲春林工作的劲头更足。如今,眼看着阿克陶逐渐有了高楼大厦,镇政府由一栋楼变成了三栋楼,群众收入逐步增高了,越来越多的当地群众文化程度高了,会讲普通话了,蒲春林觉得,自己的新疆梦在逐步变为现实,阿克陶的一点一滴变化,都让他觉得充满了成就感。“我希望,将来的阿克陶,街上有各类百货商店,老百姓想买点东西不用再去喀什或阿图什市;孩子们在当地也能玩电玩城、游乐场,家门口就有大学读……”蒲春林充满向往地说。 

张宝贵:这里能体现我的自身价值和青春风采 

今年29岁的张宝贵是阿克陶县皮拉勒乡党委委员、副乡长。张宝贵2015年毕业于攀枝花学院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,当年7月就来到新疆,因为“新疆最缺人才,最缺新鲜血液”。而让他留下的原因,则是,“这里能真正体现自己的价值,发挥自己的青春风采”。张宝贵在大学期间一直做辅导员助理,"做助理,让自己得到更多的锻炼机会,为毕业后走向社会打下了基础"。张宝贵说,“进疆后,我在多个基层岗位工作过,每个岗位上手都比较快,这都得益在学校的实践锻炼。”

皮拉勒乡也是个贫困乡,全乡5万人口,其中60%的贫困人口,脱贫攻坚任务艰巨。目前,张宝贵负责着全乡涉及2.8亿元的56个项目。他计划通过特色种植、特色养殖,带领老百姓脱贫,奋战2020年全面脱贫的目标。张宝贵说:“忙碌的工作,让我感觉充实、扎实、踏实。”说话间,一张虎虎朴实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。

忙于工作的张宝贵还没来得及成家。今年底,他计划和村里的支教教师、新疆姑娘叶子娴举办婚礼。这是一对包村干部和支教教师的完美组合,他们的爱情,在奉献中,在戈壁荒滩中开花结果。(通讯员:方青松 肖国玉)

新万博地址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导航

中国教育电视台特约合作网站
新万博地址  京ICP备12005367号 

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-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